走入英拔峡谷(上篇)·沙一级原始林保护区·英拔峡谷野生动物家园

  • 时间:
  • 浏览:20

  ■报道/王丽萍

  清晨时分,长臂猿嘹亮和悠扬“殴……殴……殴”的鸣叫声,迴盪在英拔峡谷研究中心(Imbak Canyon Studies Centre,ICSC),透过望远镜可窥见那在耸高大树枝桠间灵巧摆荡的黑色身影。

  在3月26日英拔峡谷研究中心开幕典礼的日子,那有力、由慢而快及持续良久的叫声依旧,这里可说是长臂猿和许多野生动物安身的家园。

  英拔峡谷研究中心是英拔峡谷保护区(Imbak Canyon Conservation Centre,ICCA)的研究和管理中心。

  随着该中心的开幕,象征着集研究、休閒、教育与保育功能的英拔峡谷一级保护区正式对外开放,欢迎国内外研究人员及游客的到来,也是沙巴于环境保育的另一里程碑。

  提名申列世界遗址

  佔地2万7599公顷的英拔峡谷保护区位于沙巴心脏地带,长25公里、宽3公里,南部是面积5万8840公顷的马廖盘地(Maliau Basin),东部则是面积4万3892公顷的丹侬谷(Danum Valley)。

  被喻为绿色峡谷(Green Canyon)的英拔峡谷,与马廖盘地和丹侬谷一样,是目前沙巴极为重要的一级原始森林保护区,并被提名申列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址。

  这3个原始森林保护区一旦获得重新连接,将形成重要的野生动物生命走廊。

  2002年之前,英拔峡谷是沙巴基金局旗下的商业生产林,所幸在2003年列为研究、教育、训练与休閒保护区。沙巴森林局于2006年也把辖下英拔峡谷山脊部分的原始森林纳入英拔峡谷保护区,形成现有的面积。

  英拔峡谷保护区于2009年8月24日,获沙巴政府颁布为一级森林保护区,让这个处女森林脱离砍伐的命运,得以原始状态保留至今和未来世代。

  英拔峡谷保护区的核心地区包括英拔峡谷森林保护区(1万6750公顷)、英拔河处女林保护区(1万零588公顷)及巴都丁邦处女林保护区(261公顷),并被10万7656公顷的森林缓冲区所包围。

  至今已记录600多种植物,包括317种植物,其中有32种婆罗洲特有种、6种沙巴特有种;242种鸟类及82种哺乳动物,包括云豹、纹猫、长鼻猴、人猿、婆罗洲长臂猿、婆罗洲野牛、马来熊及婆罗洲小矮象等。

  研究中心耗资7700万

  位于东革(Tongkod)的英拔峡谷距离州首府亚庇约300公里,处于京那巴当岸上游(Ulu Kinabatangan),对许多人是陌生之地。

  距离英拔峡谷研究中心约40公里的英拔村(Kampung Imbak)是进入英拔峡谷的门槛。

  国油与沙巴基金局在此设立的乌鲁京那巴当岸资讯中心,为访客提供这个与世隔绝地域的地理环境与人文风貌相关资讯。

  抵达由国油与沙巴基金局合作,耗资7700万令吉兴建的英拔峡谷研究中心时,印入眼帘的是偌大的行政大楼。

  该佔地27公顷的研究中心设备齐全和现代化,还设有会议厅、咖啡厅、迷你剧院、实验室及图书馆、环境教育中心、研究人员及游客住宿设备、员工宿舍、餐厅、运动场和休閒设施等。

  叶秀慧:沙最后一个原始林

  英拔峡谷“生物基因银行”

  沙巴基金会集团经理(保育与环境管理部)叶秀慧博士表示,英拔峡谷是沙巴最后一个完全受保护的原始森林,在英拔峡谷之后,沙巴已没有可列为受保护的原始森林。

  叶秀慧表示,英拔峡谷处于原始的状态,被定位为生物基因银行(Gene Bank),希望吸引国内外研究人员和科学家前来进行研究。

  “英拔峡谷将是未来的基因银行,因保留最原始和最优秀的基因和物种,可作为未来重植林的母树;受过人类干扰,尤其是砍伐过的森林,最好的树种一般已被砍伐殆尽。”

  叶秀慧指出,丹侬谷和马廖盘地也是受保护原始森林,但因地理情况不一样,在生态系统和森林方面与英拔峡谷依然有差异性,包括森林种类和品种。

  85%地域尚未探索

  叶秀慧表示, 自2000年至今,英拔峡谷共进行过5次科学探索,已探索的地域只有其中的15%,还有85%尚未探索。

  “过去10年所进行的科学探索不多,发现的物种却非常可观,包括新品种,因此还有很大的探索和研究空间与潜能。"

  她解释,科学探索汇聚来自各领域的专家,包括昆虫、哺乳动物与菌类等,以探讨某地方生态特点,若科学探索时发现当地有特别生态特征,当局会设立研究站(Research Station)。

  保护区有7研究站

  英拔峡谷保护区目前共有7个研究站,其中单贝(Tampoi)及古力山研究站(Gunung Kuli)设有基本设备。

  至于槟榔槟榔(Pinang-Pinang)、武吉柏鲁望(Bukit Beluang)、加帛(Kapur)、坑卡瓦(Kangkawat)及巴都丁邦(Batu Timbang)研究站,目前只有临时设备。

  叶秀慧表示,研究站是支持研究中心的重要部分,一般研究站可容纳16至20人,研究人员随时可前往进行研究、採集样本等。

  她表示,研究站除了可作为分站,也可作为监察站,成为巡护队伍驻扎的地点,以进行巡察,杜绝非法狩猎和非法入侵活动等。

  边界面对盗猎风险

  而英拔峡谷保护区边界以外的森林都曾被砍伐过,被伐木道所围绕,面对非法狩猎和入侵风险。

  此外,研究站也是来到英拔峡谷探索森林和瀑布的自然爱好者或游客住宿的地方。

  配合英拔峡谷研究中心的开幕典礼,来自全国各地43名媒体代表受邀前往英拔峡谷保护区,并有机会在古力研究站住宿、探索古力瀑布(Kuli)及马雅瀑布(Maya)。

  从英拔峡谷研究中心驱车前往古力研究站的入口处需时1个多小时,过后徒步约1小时抵达目的地。该研究站可容纳约20人,设有宿舍、食堂、厨房及祈祷室等。

  从古力研究站可徒步2.3公里至古力瀑布或马雅瀑布,体验原始森林,与其他研究站一样,可在这里享受美丽的瀑布、庄观景色、夜观、自然摄影、观鸟及参与环境教育活动。

  叶秀慧表示,英拔峡谷最特殊的一点是它与社区的密切关系,可说是最接近社区的原始森林保护区。

  比起丹侬谷和马廖盘地,丹侬谷最近的社区约70公里之遥,马廖盘地最接近的是加拉巴干和沙布律,也超过60公里。

  “这里(英拔峡谷)因接近沙巴最长的河京那巴当岸河,这里有很多社区,距离英拔村约40公里。”

  叶秀慧表示,英拔峡谷有很多京那巴当岸区村民至今仍使用的药用植物,值得进行研究。

  “英拔峡谷研究中心也是村民永续生活方式和保护自然资源的学习中心,并尝试让更多村民参与保护英拔峡谷,同时为年轻一代提供就业机会。”

猜你喜欢